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276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276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愛的小嘴兒上,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湯,被那粉嘟嘟的花骨朵一般的小嘴兒吸進去,那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莫小蝶一邊喝,一邊還嘻嘻地笑,笑得燦爛如花,還一邊小聲地呢喃著:“蕭哥就是好,蕭哥你真好……”

說得蕭寒心里像灌了蜜似的甜。

在蕭寒看來,現在的這種感覺,才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較高境界。

那種逮著女人就是一頓猛~操,不管三七二十一,沒有任何情趣,沒有任何相互之間的交流和喜歡,完全是動物世界的繁衍交~配方式,不,甚至可以說,連動物也不如吧,就算是鴛鴦,還得一起戲會兒水呢。所以說,那種男女關系,實質上是最低層次的男女關系。

那么像自己現在,和女孩子們之間的這種關系,完全是因為著喜歡而走到一起,于是,便有了甜蜜的感覺,便有了疼愛的感覺,便有了溫柔的感覺,便有了親近的感覺,這些感覺,是任何動物世界的交~配所無法體會出來的。放縱和交~配也許會有快感,但卻絕對不可能有甜蜜和疼愛。所以,蕭寒覺得,自己現在和女孩子們之間的這種關系狀態,是為較高境界的狀態。

那么,那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生風風雨雨不離不棄的關系,當然就是最高的境界了。像自己的爸爸媽媽,就是這樣的一種境界,一輩子甘苦與共不離不棄,老爸躺在床上這么多年,老媽無微不至的關心照料,現在老爸終于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有時候看到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相依相扶,蕭寒的心里便會涌起一陣感動。

對于現代人來說,這種境界已經是太奢侈了吧,需要仰望了。

等到蕭寒將一碗湯喂了莫小蝶喝完,李瓶兒也是喝完了自己的湯,蕭寒看著她,說:“丫頭剛剛說了,我要懲罰你的哦。”

李瓶兒說:“不會吧,小蝶可是說,都是你的責任哦。”

“但是,她也說了,罰不罰你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我現在心情好,所以就要好好地罰你。”蕭寒“獰笑”著說。

第五二一章 丫頭睡了

“咦,心情好,怎么還要懲罰我呢?”李瓶兒笑道。

蕭寒道:“我這人就是這么奇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越是心情好,越是喜歡懲罰別人嘛,來,過來。”蕭寒自己往沙發上一坐,看這李瓶兒。

莫小蝶在一旁也是笑吟吟地看著他倆,看看到底蕭寒要怎么懲罰李瓶兒。

李瓶兒走到蕭寒身邊,問他:“干嘛,你想干嘛?”

蕭寒將手中的一碗湯遞給她,說:“你喂我吃啊,這就是懲罰,我剛剛才跟這丫頭學的。”

李瓶兒和莫小蝶都是撲哧一笑。

李瓶兒道:“我還以為要怎樣懲罰我呢,原來就是這個啊。”

莫小蝶道:“恐怕還沒那么簡單啊,瓶兒姐。”

蕭寒接口道:“對,丫頭說得對,沒這么簡單啊,你以為你拿個小勺子這么喂我就成了,不成,你得先將湯喝到自己嘴巴里,然后用嘴巴喂我。”

李瓶兒笑道:“這還不簡單,我最喜歡用嘴巴喂哥哥吃東西了,這不是懲罰啊,這是享受啊。”便喝了一口湯,將自己的小嘴兒遞過去,貼在蕭寒的嘴巴上,喂他喝湯。

莫小蝶在旁邊看得面紅耳赤,忙站起身道:“我可不要看你們在這里演香艷大戲,我去洗澡啦。”

李瓶兒看著她的背影嘻嘻地笑:“小蝶,要不要你蕭哥幫你啊。”

莫小蝶臉上紅暈更甚,嗔道:“瓶兒姐,你亂說什么啊。”扭身進了洗浴間關上了門。

蕭寒和李瓶兒捂著嘴巴嘿嘿地笑。

喝完了湯,蕭寒去廚房洗刷,李瓶兒去臥室看電視,待到蕭寒洗完了鍋碗,來到客廳,發現莫小蝶也已經洗完了澡去了臥室了。

蕭寒走到臥室邊,敲敲門,然后探進頭,見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并排坐在床頭,身上蓋著薄被子,莫小蝶也是穿著一件刺繡的小裙子,不過是粉色的,更顯得她的皮膚水嫩白皙。因為剛洗完澡,莫小蝶正抬著胳膊在用小電吹風吹頭發,那雪白的腋下,竟然是如此的光滑細膩,看得蕭寒就想要親一口。這妮子,不會是用什么脫毛的東西了吧,還是天生的?

莫小蝶見蕭寒伸進頭來,看著自己,臉上一紅,就放下了胳膊。

蕭寒卻笑著問李瓶兒:“瓶兒,我的換洗衣服在哪里啊?”

李瓶兒指指其中的一個柜子,說:“在那里邊啊,月兒都洗的干干凈凈疊的整整齊齊了。”

蕭寒走到柜子前,打開柜門,果然衣服都是整整齊齊,便道:“月兒可真是個好月兒。”

李瓶兒道:“想她了嗎?那就叫她過來啊。”

蕭寒笑道:“還是不要了吧,你們三個人到時候怎么睡啊,不擠得慌。”

李瓶兒道:“月兒來了,跟你睡好了,要不,讓小蝶跟你睡啊。”

莫小蝶便又撓李瓶兒的癢癢:“瓶兒姐,你再亂說。”

李瓶兒咯咯地笑著反抗。

蕭寒便道:“看見了,看見了。”用手指著她們的身體,說實話,兩個人都只穿著小裙子,這么一折騰,還真是春光乍現。

莫小蝶便驚叫著將被子一下子蓋住了兩個人,蒙頭蒙臉的在里面折騰著笑著。

蕭寒忽然靈機一動,將一只手從被子的邊緣伸進去,慢慢地去摸,呵呵,摸到了一只胳膊,戴著鐲子的,是李瓶兒,李瓶兒一陣驚叫,又摸到了一個柔軟的小腰肢兒,只聽得莫小蝶驚叫著往后躲著。蕭寒趕緊縮回了手,拿著換洗的衣服,連柜子也沒關,一溜煙跑出了臥室。

待兩個大美妞掀開被子再找人時,卻是空空如也。

蕭寒在洗浴間里將自己脫光了,然后一邊洗澡,一邊心里在思忖,要不要叫月兒過來呢?剛剛李瓶兒倒是提醒了他,李瓶兒這么一說,他的心里倒還真是癢癢的,想要叫月兒過來,想起以前和李瓶兒楚月兒三個人晚上在這所房子里的瘋狂快樂,想起月兒的種種情態,蕭寒是真的想叫她過來,反正嫣然回了娘家,楚月兒也是去了爸媽那邊。但是想來想去,蕭寒還是決定不叫月兒過來了,畢竟今晚莫小蝶在這里,就算是莫小蝶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也畢竟是第一次在一起,已經有個李瓶兒在旁邊了,再來個楚月兒,場面太大了,這丫頭到時候會不會反而怯場不干了呢?倒是很有可能啊。

這么一想,蕭寒便決定不叫楚月兒過來了。

洗完澡,來到客廳,聽得臥室里倒是沒了聲音,莫不是兩個大美妞都睡著了?

一看墻上的壁鐘,也不過才晚上十點鐘嘛。

蕭寒身上穿著背心和大褲衩,主要是考慮莫小蝶在這里,要是單單他和李瓶兒兩個人,他頂多也就是穿個小褲衩,甚至于不穿。不過即便如此,蕭寒健壯健美的身材還是暴露無遺。

蕭寒走到臥室邊,這次沒有敲門,而是推開門,大搖大擺地走進去,一看,莫小蝶倒是躺下去睡了,李瓶兒在那里坐著仍在看電視。電視的聲音放得非常小,幾乎聽不見,反正有字幕。

蕭寒看看李瓶兒,又看看躺在她身邊的莫小蝶,小聲地問:“丫頭睡了?”

李瓶兒點點頭,卻聽得莫小蝶說:“睡了啊,蕭哥有事嗎?”

莫小蝶睜開眼睛抬起頭看著他。

蕭寒笑道:“原來還沒睡著啊,沒事,我就是問問,困了吧,困了就睡吧,瓶兒你也早點睡,別老看電視,我也去睡啦。”

李瓶兒一笑:“知道啦,晚安哦。”

蕭寒沖她們擺擺手,走出了臥室。

李瓶兒不說關門,莫小蝶也不好說關門,所以臥室的門就那么掩著,其實蕭寒如果不在這里,兩個女孩子反而因為害怕而將門窗都關得緊緊的,現在,蕭寒這只大灰狼在這里了,她們反倒不怕了。

是啊,這只大灰狼,對于李瓶兒來說,是愛得不行;對于莫小蝶來說,現在是又愛又怕,她現在的心情蠻糾結,既希望今夜,能夠發生點兒什么,可是,又害怕今夜,會發生什么。

莫小蝶就在這種糾結中漸漸地睡著了。

第五二二章 不走尋常路

蕭寒一個人睡在客廳的長沙發上。

這個沙發當時買的時候,就考慮了日后的各種需要,比如,除了坐之外,可以在上面睡覺,可以在上面用各種姿勢做那種事。

蕭寒個子高,身體又健壯,所以當時就挑了一件又寬又大的沙發,擺在客廳里,既顯得大氣,又可以實用。

在這張沙發上,留下了他和李瓶兒種種溫柔的愛意與瘋癲的畫面;也留下了他跟楚月兒嬉戲玩鬧的情節和場面。

確實是個不錯的沙發啊,又寬大又柔軟,質量又很好,再怎么折騰,它都能受得了。

此時此刻,蕭寒躺在上面,將上衣脫了,打了個赤膊,蓋上薄被,關了燈,開始睡覺。

先睡會兒,到半夜再說吧,先養精蓄銳一番,也是緩解一下莫小蝶的緊張期,莫小蝶現在剛剛睡下,肯定心里面還蠻緊張的,如果過了一段時間感覺沒動靜,她也就不會再那么老是緊張,就會漸漸放松下來,就會睡著的。按照李瓶兒的說法,等莫小蝶睡著了,也許效果更好。

蕭寒關了燈之后,大約沒有一分鐘,他看見李瓶兒臥室里的燈光也關掉了。蕭寒閉上眼睛,正式開始睡覺。

奇怪的是,閉上眼睛之后,他的心里卻并沒有想起旁邊臥室里的李瓶兒,也沒有想起睡在李瓶兒旁邊的那個丫頭莫小蝶,倒是很自然地就想起了林璇兒。

璇兒說這次金茂廣場開業慶典盡量回來的,還讓自己給她物色一套別墅,前兩天,蕭寒讓齊悅去調查了一下,h市現在較好的別墅區也就只有三處,齊悅篩選了幾套,把地址和電話給了蕭寒,蕭寒決定過兩天自己再親自去看一下,如果有合適的,談好價格之后就買下來。這樣璇兒回來之后,就可以有地方和自己私會了,省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干擾和麻煩。

說心里話,蕭寒有時候,是很想念璇兒的,不僅因為這支俏牡丹已經出落得越來越雍容華貴麗質天生,更主要的,或許還是,在璇兒的身上,還寄托著蕭寒曾經在中醫院的那些時光。

那是在大學畢業和進入仕途之前的時光,可以說是他的人生從青澀懵懂到漸漸成熟的一個過渡階段,一個人在那樣的時光里,是思想、心靈乃至性格都可能最急劇變化的時期,也是種種感觸最為深刻的時期。

當一個人到老了以后,他往往會越來越清晰地記起甚至懷念,他從學生時代跨入社會參加工作那會兒的那個時期,那意味著他真正地從孩子,走向了獨立面對社會承擔責任的跨越。

在這樣的一個重要時期,一同走過的重要的人和事,當然都是難以忘記的。

蕭寒現在對于那段時期印象最深刻的人,莫過于兩個,王月琳和林璇兒。

是王月琳教會了他很多東西,讓他得以在市中醫院順利地嶄露頭角,也讓他初次體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那種**刻骨的迷戀和瘋狂;是林璇兒一直默默地陪在他的身邊,默默地愛著他,為他心甘情愿地做著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直到兩個人真的走到了一起,開始了身心的交融。

如果說,那時候的唐嫣然也是蕭寒生命里至關重要的人物之一,但是畢竟,蕭寒的重要活動場景,還是在市中醫院,所以相對而言,王月琳和林璇兒,便是蕭寒那個時期的典型代表,是他生命中那個階段的標志性人物。

這其間,又因為王月琳最起碼現在還依然在自己的身邊,可以隨時見上面,倒是林璇兒,總是遠隔千山萬水,想要見一面都很難很難,所以,蕭寒的心?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