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264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264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沈小柔能說不好么,便道:“行,我把這邊工作交代一下,馬上從商務局抽調幾個女同志一起”

蕭寒笑道:“一定要長得漂亮點的啊”

沈小柔笑道:“好,蕭哥,你就惦記著漂亮了”

放下電話,蕭寒道:“甭著急了,援軍馬上就到,你把能讓她們辦的事兒交給她們去辦去,中午我帶你一起出去吃飯去,放松放松,你看你,小臉兒都黃了,得好好補補”

李瓶兒將手中的筆往桌子上一扔,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嘆口氣,望著他:“我的哥哥,吃頓飯就能補好了?”

“那要怎么著?”

李瓶兒嘿嘿一笑:“得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雙重撫慰才行啊”

蕭寒笑道:“你個死妮子,好吧,等小柔她們了,你早點下班,我們回去好好撫慰撫慰你”

李瓶兒高興起:“好,ok!”

蕭寒說:“瓶兒,說真的,你這小臉兒這幾天臉色很不好啊,回頭我給你查查”

誰知這一查,還真是查出了毛病(

第四九八章 比較嚴重

半個小時后,沈小柔帶著三個區商務局的女同志過來了。

一看就都是漂亮能干的,一個個二十來歲,長相標致,身穿工作套裙,胸口掛著工作牌,往辦公室里一站,氣質和水準就出來了。

蕭寒點頭道:“李總,您看,我手下的這些個女將們英姿颯爽,現在,你給她們分派任務吧。”

李瓶兒一一握手,還特地跟沈小柔熱情地客氣了兩句:“小柔姐,真是太謝謝你啦,真是雪中送炭啊,”又對大家說,“各位姐姐既是蕭書記的人(蕭寒在一旁暗嘆,什么叫是我的人?),也就是我李瓶兒的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說那些場面上的話了,我只說兩點,一個,既然來了,工作要干好,第二,工作干好了,各方面的待遇全部按照藍天集團部門經理標準,同時,這事兒完了之后,我一定會親自給大家發紅包。”

三個姑娘高興地拍掌:“謝謝李總!”也沒忘了說“謝謝蕭書記,謝謝沈區長。”

李瓶兒又說:“小柔姐呢,這段時間在公司里沒有級別,沒有級別就是最高的級別,工作之外你是我姐,工作上的事你只需要跟我說就可以了,有什么事我們倆商量。”她這就等于將沈小柔安排在跟她自己同等的級別了。

沈小柔謙虛地一笑:“瓶兒這么客氣,我都不好意思了,既然來你這里,我們就是你手下的兵,該怎么用你就怎么用,要不然,這仗可不好打了,再說了,要是出了問題,你就是不找我們算賬,看到沒,這兒還坐著一尊菩薩呢,他到時候可是饒不了我們的。”

蕭寒道:“我沒話說,只不過,按照瓶兒這邊的規矩來,每個人扣半年的獎金。”

三個姑娘嚇得吐了吐小舌頭。

接下來,李瓶兒跟她們具體交代了有關工作任務,分配了專門的辦公室,中午就餐方面跟公司的部門經理們在一個餐廳,上下班有專門的面包車接送。

交代完了,秘書領著沈小柔她們去工作去了。

蕭寒坐在沙發上,微笑著點頭:“咱們瓶兒,這越來越像個大元帥了,沙場點兵點將,眉頭都不皺一下子。”

李瓶兒笑道:“我是大元帥,那你是啥?你是那皇帝老兒?”

蕭寒擺擺手:“我可不要當什么皇帝老兒,我是大元帥她哥就成了,呵呵。”

看看時間不早了,李瓶兒又跟總裁辦公室主任交代了一番,說是下午有什么事就給她電話,便和蕭寒一起出了門。

蕭寒在電梯里問:“你這個大元帥,下午不準備來了?”

電梯里也沒其他人,李瓶兒便偎到了蕭寒的懷里來:“我的哥哥,現在都幾點啦,再去吃個飯,要不了一會兒就得過來上班啦,你還怎么撫慰我?那種短暫的撫慰,還不如不要呢,就像是一盤好吃的菜,只讓人家嘗一口,不是更加難受么?”

蕭寒捧住她的臉,親了一下,故意說:“你這個小饞貓,我下午可是要上班的。”

李瓶兒說:“你敢,你就在家里乖乖地陪著我吧。”

“呵呵,要美人不要江山了?”

李瓶兒撅起了小嘴兒:“你看,嫣然回來了,你晚上又不能來陪我了,白天總得抽空陪我一下吧,要不然你的瓶兒豈不是要饑渴死了。”

“呵呵,我來看看,咱這個瓶兒里,是不是已經沒水了。”蕭寒說著,便趁勢在李瓶兒的裙子里摸了一把。

李瓶兒一扭身子:“電梯里有攝像頭呢。”

蕭寒嚇一跳:“啊?”

李瓶兒咯咯地笑。

蕭寒才知道自己上當了,要是真有攝像頭,她會主動偎在自己的懷里?待要再摸她一把,電梯到了一樓了。

開著李瓶兒的車,兩個人一起去吃了飯,蕭寒點了一大堆李瓶兒愛吃的菜,吃完飯,去李瓶兒的住處,一進門,李瓶兒就迫不及待地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將自己的小身子纏繞在他的身上,嘟著小嘴兒讓他親。

蕭寒卻搖搖頭,一把將她橫抱起來,坐到沙發上,說:“瓶兒,你別動,反正咱們有一下午的時間,我先來幫你查一下身體,我就感覺你不大對勁。”

李瓶兒說:“有什么不對勁?不就是臉色不太好么,肯定是這段時間累得啦,你一點都不關心我。”

蕭寒將她摟在懷里:“我怎么不關心你啊,關鍵是,這么多妹妹,我要能夠關心得過來啊。”

李瓶兒又好氣又好笑地打了他一下:“你還說我是饞貓呢,那你呢,有這么多妹妹,你是什么啊?”

蕭寒道:“我是豬八戒。”

李瓶兒哈哈地笑:“你呀,有自己說自己是豬八戒的嘛?”

蕭寒一本正經道:“豬八戒好啊,一輩子什么都不愛,只愛吃飯睡覺和泡妹妹,多么幸福的人生。”

李瓶兒伸出手摸著他的臉:“有這么帥的豬八戒在身邊,瓶兒也知足了,也幸福了。”

蕭寒便捉過她的一只手,一邊給她搭脈,一邊問她最近感到有哪些不適。

李瓶兒此刻也不像個大公司的女總裁了,倒像是個乖巧的小女孩,靠在蕭寒的懷里,說:“嗯,常常感覺全身沒什么力氣啊,腰酸腿軟的,睡眠也不太好,有時候還會頭暈,肯定就是這段時間太累了嘛。”

蕭寒搭了脈,又讓她伸出舌頭來看看,李瓶兒卻說:“親一下嘛,親一下再給你看。”

蕭寒便只好摟住她,兩個人唇舌交融,親了一會兒。

親得李瓶兒嬌~喘吁吁了,蕭寒才放開她,說:“現在可以看了吧。”

李瓶兒將小舌頭伸出來,舌頭淡紅,苔薄。

蕭寒問道:“瓶兒,是不是最近來例假都比較多?”

李瓶兒眼睛一亮:“咦,這個都讓你看出來了?”

蕭寒一笑:“我是誰,我是你哥啊,說吧,是不是?”

李瓶兒點頭:“是的啦,這兩個月來的時候都比較多,而且時間也比原來要長,原來三天左右就結束了,現在都要一個禮拜了。”

蕭寒道:“你這個問題比較嚴重,要重視,要抓緊治療,否則會愈來愈嚴重,會導致紊亂的。”

———————————————————————————————

第四九九章 你怕什么

李瓶兒嚇了一跳:“我的哥哥,你不會是故意嚇我的吧?”

蕭寒便又問:“那我再問你,是不是每次例假都是色澤暗紅,夾有少量血塊?另外,還會時不時有心悸心慌的感覺?”

李瓶兒點頭:“是啊是啊。”

蕭寒便道:“那你說,我是不是故意嚇你的呢?”

李瓶兒慌了,趕緊說:“那,哥啊,你趕緊給我治療吧,我才這么點年紀,我可不想患上什么大毛病啊。”

蕭寒說:“你現在知道怕了?我告訴你,這在中醫上叫做崩漏之癥,崩,是言其勢急,血流如注,漏是指勢緩而淋漓不止,漏不止可以轉化為崩,崩之后也多會有漏的現象,所以不可絕對劃分,導致這種癥狀的原因很多,但是不論是陰虛血熱還是氣不攝血所致,崩漏日久,不僅營血大虧,氣亦隨弱,更易導致陽虛,所以中醫上多從氣血陰陽并傷而論,瓶兒,你這病癥,說白了,就是功能性失調性子宮出血,屬于中醫的崩漏范疇,是與沖任二脈失調有關,其本在腎,也就是腎虛,所以待會兒我給你開藥方會重用補骨脂一味,以達到溫補腎陽、固本止崩之效,當然,你現在只是早期,剛剛開始,所以還不是太厲害,但是任何事情都是發展的,不往好的方向發展,便會往壞的方向發展,如果不及時治療,到最后很可能會產生生命的危險,《紅樓夢》里王熙鳳是怎么死的?”

“啊?這么可怕啊?”李瓶兒抱住他的脖子,把臉兒貼在蕭寒的臉上,一邊吻他一邊說,“哥哥啊,我知道你是神醫嘛,沒有你治不好的病呢,你趕緊給瓶兒治一治嘛。”

蕭寒摟著她,說:“治倒是不難,不過可是要喝中藥的哦,不僅良藥苦口,而且月兒現在又不在你身邊,你得自己熬藥。”

李瓶兒說:“藥苦我倒是不怕,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看我,哪有時間來熬藥啊,那可是個功夫活,得每天早晨起來,小火慢煨,你說我哪有時間么。”

“那怎么辦?要不,從公司里抽調個員工來陪你?”

“我倒是有這個想法,只怕哥哥你不答應么。”

“這是很正常的事啊,我為什么不答應?”

“可是,可是……”李瓶兒低著眼眉兒,吞吞吐吐的樣子。

“又是怎么啦,干嘛吞吞吐吐的,說吧。”

李瓶兒忽然從他的懷里下來,一下子跪在地板上,眼淚就下來了:“哥哥,我說了你又要打我了……”

蕭寒心里一凜:“又要打你?為什么,你又在外面有人了?”

李瓶兒趕緊搖頭,接著又點頭。

蕭寒給弄糊涂了,又搖頭,又點頭,這是啥個意思?“你起來,慢慢說,我不打你。”

李瓶兒淚流滿面地說:“哥哥你聽我說完,你要是決定不打我了,我再起來不遲。”

蕭寒道:“那好吧,你說,到底咋回事?”

李瓶兒道:“哥哥你能不能想想辦法把秦天放出來,趁法院現在還沒判。”

蕭寒不動聲色看著她:“為什么?”

“因為,因為,瓶兒真的是喜歡她,她也確實喜歡瓶兒,前段時間,我偷偷地想辦法去看過她,她在里面都瘦得不成人形了,她很后悔當時那么沖動,她哭了,哭得很傷心,我也哭了,她求我想辦法把她弄出來,她什么都不要,也可以不在公司里上班了,就在家里呆著伺候我,只要能跟我在一起,她怎么樣都愿意,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就成全我們吧,反正她也是女的,你就當我和她是好姐妹在一起相處,現在月兒又走了,你就當是可憐瓶兒吧,就當是找個人陪陪瓶兒……”李瓶兒跪在那里,一邊說著,一邊流淚。

蕭寒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兒,看著瓶兒這個樣子吧,他又心疼,可是一想到秦天那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樣子,要和瓶兒在一起生活,他又覺得難受。

蕭寒嘆口氣:“好,我決定不打你了,你起來吧,原來你的病根兒在這里呢,你說你們倆,還真鬧出感情來了,你說她對你好,對你好當初你說分手她為啥要殺了你而不是她自己去自殺?”

李瓶兒聽他說決定不打了,才小心翼翼地站起來,也不敢在沙發上坐,只是那么嬌嬌怯怯地站在他面前,回答道:“她說她現在很后悔當時的沖動,因為聽到我說分手,她覺得天都塌下來了,所以才會做那樣的傻事,現在,只要能跟我在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