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256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256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蕭寒覺得自己的心里已經被妙玉深深地震撼了,那個柔弱溫婉置身于紅塵之外的妙玉似乎不見了,那么,在這未見的大半年時間里,妙玉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使得她的思想和理念產生了這么大的改變?

又或者,這就是的妙玉,她的柔弱的外表,不過是一層表象,她的內心里,仍是生機勃勃,仍是有著一團火

蕭寒看著她,驚訝地發現,此時此刻的妙玉,反而更加光彩照人,更加耐看,更加充滿內涵,更加美麗

妙玉啊,你究竟是個出家人,還是一個歷史人類社會學家呢?這些,該是一個出家人、小姑娘,該研究的么?出家人不是應該斷絕紅塵,一心清凈么?女孩子不是應該風花雪月、柔情萬千么?

妙玉見蕭寒和周曉婉都奇怪地看著她,一笑,說道:“怎么啦?不認識我了?我還是那個妙玉啊,只不過,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是在運動的,人也是每時每刻都是在變化的,我這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啊?”

蕭寒和周曉婉都連連點頭:“變好了,變好了”

妙玉抿唇一笑:“那就好,我可不想走火入魔啊”

蕭寒心里說,姐姐,你沒有走火入魔,我可是要走火入魔了,這次,你給了我太大的一個驚訝啊

當然,蕭寒和周曉婉,都是不可能知道妙玉在這大半年里身上發生的那些事,妙玉現在也不可能跟他們說等到適當的時機之后,她會告訴他們的因為現在,她還要在這個鳳凰山的水月庵里呆一段時間,也許不久,她就會下山,到那滾滾紅塵之中,重新開始她新的生活那時,他們將會更加驚訝吧?

辭別了妙玉之后,走出水月庵,蕭寒看了看時間,果然是已經下午快四點鐘了

蕭寒看看天,又看看鳳凰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周曉婉在旁邊嘻嘻地笑:“蕭寒哥哥,你在干嘛呢?”

蕭寒明知道她問的是什么,卻是故意不往那上面說,而是一正經地說道:“婉兒,你覺沒覺得,這鳳凰山有點兒與眾不同?”

周曉婉說:“有啥不同?我看看”便也手搭涼棚,往四下里看了看,然后說,“沒啥不同啊”

蕭寒一笑:“你看不出就算了”便往前走

周曉婉不干了,趕上捉住他的一只手:“不行,不能算了,你得告訴我嘛,你想急死你這么好的婉兒么?”

蕭寒哈哈一笑:“這種問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周曉婉繼續撒嬌:“不行嘛,既要意會,更要言傳,快,趕緊言傳”

蕭寒笑著攬住她的肩,指給她看:“丫頭,你看,這個鳳凰山和那片人工湖,是不是像一個美女躺在這里?”

周曉婉便踮起了腳看了看,果然是不錯,這鳳凰山,倒像是美女的rf,豐聳挺拔,山下兩條公路,蜿蜒向前,不知怎么,也不知是不是當初就是故意這么設計的,那兩條公路分別從兩邊向不遠處的人工湖延伸過去,而且非常對稱,宛若是美女的纖細柔婉的腰線,勾勒出一幅楊柳細腰的圖案,兩條公路中間,有一個供車輛掉頭轉彎的大轉盤,形似美女的小肚臍眼兒,再往前,便是那人工湖了,人工湖不大,橢圓形的,兩邊植滿了各種花樹,此時繁花正盛,萬紫千紅,那湖水,在繁花的倒映下,竟然顯現出一種粉嫩嫣紅……

周曉婉看到這里,臉上浮現出兩抹紅暈,狠狠地打了蕭寒一下:“師哥,你真壞,讓人家看這個,”又說,“不過,還真是像哎,只是缺少了點兒什么”

蕭寒問:“缺少了什么?”

周曉婉說:“要是這旁邊再有一座山就好了”

蕭寒知道,周曉婉說的是美女怎么只有一只rf呢,便笑道:“那一只rf當時估計沒發育好吧,要不,咱們給她做做隆胸手術?”(

第四八三章 我也難受

周曉婉笑道:“你這個醫生吧,不僅從中醫變成了美容醫生,還竟然要給大自然做什么豐胸手術,真是厲害啊,你要怎么做?”

蕭寒道:“這不是很簡單么,在這個鳳凰山旁邊,咱們給它再壘起一座山。



周曉婉睜大眼睛看著他:“再……壘起一座山啊,你當你是神話里的大仙,真的可以移山填海?那是容易的嗎?”

蕭寒哈哈大笑:“婉兒,你看看你,師傅是個半仙,師哥是個大仙,你說你還怕誰?”

周曉婉嗔道:“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你真要在這旁邊再造一座山?那可不是玩的,那可是個大工程呢”

蕭寒說:“那要看看有沒有這個必要,如果有必要,再大的工程也可以搞嘛”

“有什么必要,除非是為了旅游,要么就是為了挖礦,否則弄那么大動靜干嘛”

“對啊,你說,這里有什么稀有礦藏么?沒有,有什么大的旅游價值么?也沒有,所以,這也就是這么一說,權當是開玩笑,勞民傷財搞那么大動靜,到頭卻入不敷出,我不是要被千千萬萬的人罵了?”

周曉婉點頭道:“是啊,到那時,你可就真成了妙玉姐說的惡人了”

“是啊,我可不想做那樣的惡人,雖然,現在就算是做了這樣的惡人,也沒啥大不了的,不過,對我說,還是感覺挺難受的”

周曉婉道:“那是因為有些人需要做這樣的惡人,一方面,弄個大工程,他們可以從中得到多少利益啊,金錢的,政績的,樹碑立傳的,都有,另一方面,還可以利用這樣的大工程洗錢,掩蓋很多見不得光的東西,蕭寒哥哥,你看現在這樣的工程不是隨處可見么”

蕭寒點點頭:“是啊,沒辦法,以你我之力,能夠在其中生存下并且爭得一席之地就算是了不得了,你還想改變現實?”

周曉婉嘆口氣:“我能改變什么現實,要不是你救了我救了周家菜館,恐怕周家菜館現在都早就不存在了”

“就像妙玉說的,當權力和財富掌握在那些為所欲為的人的手里時,對于大多數人說,就是一場災難了”

“所以,蕭寒哥哥,你一定要當大官,當很大很大的官,這樣,對于很多人說,就不是災難而是幸運了”周曉婉挽著蕭寒的胳膊,兩個人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

“呵呵,婉兒,我沒有你說的那么偉大,你就知道我以后不會變成一個惡人?”

“你敢,到時候,嫣然姐和妙玉姐也會饒不了你”

“那么你呢?我的好婉兒,你會怎么樣對我?”

周曉婉低著頭想了會兒:“我也不知道,我肯定非常生氣,可是要是讓我對你怎么樣,我恐怕又做不到”

蕭寒緊緊地握著周曉婉溫軟的手兒,嘆息一聲:“婉兒,我只能說,我盡量爭取吧,盡量爭取不要做一個惡人,想當初,我的理想不過是當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然后,找個女朋友,結婚,生子,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并沒有想到會踏入仕途,更沒有想到會這么順利地一路升上,雖然說,現在的這個東城區區委記也不是什么大官,可是卻是我當時想也想不到和不敢想的,至于以后,身在官場,在這樣矛盾和利益最為集中的地方,能不能堅持下去全身而退都是個問號,更何談要做什么樣的人,當然,我一定會努力的,努力做到最好,努力去讓大多數人滿意,但是,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比如我,比如你,再比如嫣然,我們大家,又何嘗不是在激烈的競爭縫隙里求得一線生機,比方說,周家菜館吧,不要說去打敗誰,便是自己要想生存要想發展,就得不斷地努力不斷地奮斗,人說商場如戰場官場如戰場,就是這個道理,戰場上,能夠生存,能夠打敗敵人消滅敵人,那可是需要相當的領的啊,一著不慎,小命休矣,呵呵”

周曉婉點點頭:“說的也是,周家菜館當初要不是你出手相幫,那么,這年的飲食文化和周家菜館那些代代相傳的美食菜肴,都將不復存在了,不過蕭寒哥哥,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一定會成就一番大事業的,因為,你是婉兒的好哥哥”周曉婉說著,緊緊地握了一下蕭寒的手,將腦袋靠在蕭寒的肩膀上

蕭寒攬住她的肩:“婉兒,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希望,我不會讓你失望,也不會讓大家失望”

可是周曉婉卻說:“可是你現在就讓我失望了”

“嗯?我現在讓你失望了?”蕭寒一時沒反應過

周曉婉停下腳步,看著他,一雙眸子亮晶晶的,害羞地一笑:“現在都幾點了,你忘了咱倆的正事兒了?”

蕭寒說:“我看看啊,嗯,現在是下午四點二十,應該還得及”

周曉婉不禁撲哧一聲笑出,打了他一下:“什么叫還得及,你趕時間呢?你說,有做這種事趕時間的么,趕時間能做好這種事么?”

蕭寒說:“那就算了吧,下次咱們早點,上午過,中午在妙玉這兒吃飯,下午去山里玩,到時候找個好地方”

“真的算了?”周曉婉睜大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蕭寒嘆口氣:“不算了又能咋地?難道你想在這山里過夜?”

“那你干嘛嘆氣?”(W//RS/HU)周曉婉笑

“這不是不甘心嘛,胃口被你吊起了,可是又吃不到你,心里不上不下的,你說有多難受?估計這回去還得難受好多天啊”蕭寒倒是實話實說

周曉婉嘻嘻地笑,笑完了,也幽幽地嘆口氣:“是啊,其實我也難受,那要不,蕭寒哥哥,咱們現在還是去試試吧,看能不能找到地方,反正時間不是還得及么,”又湊到他的耳邊,悄聲地稅,“婉兒是是第一次,你可不能做太長時間哦。”

這丫頭,果然還是第一次,蕭寒看著她臉兒紅紅的樣子,心里猛地一蕩。

第四八四章 一樹繁花

蕭寒摟住她:“婉兒,其實,我真的不著急,因為,你是我的婉兒,你會是我的,我不害怕什么。”

周曉婉踮起腳尖,在他的下巴上一吻:“好啦,別說這些了,既然已經決定了,就該立即行動起,快,咱們現在就去找地方去”

這丫頭,生意做得時間長了,這性格也比原雷厲風行多了

蕭寒被她拽著,往前走,一邊走,一邊笑道:“慢點,慢點,別一跤摔了,怎么比我還著急呢”

周曉婉便羞紅了臉回身打他:“你怎么說的,你怎么說的?”

蕭寒一把抱住她:“好,我說錯了,,婉兒,哥哥抱著你走,好不好?”

周曉婉說:“你現在把力氣用完了,待會兒我可沒力氣”

蕭寒笑道:“你放心,哥哥我力氣大著呢,再說了,你第一次,我得先消耗點力氣,要不到時候你可受不了”

周曉婉被他抱著往前走,一邊摟著他的脖子,一邊看著前方,一邊在他耳邊呢喃:“師哥,第一次,會不會很疼很疼啊?”

“你說呢?”蕭寒故意問道

周曉婉說:“我以前在學校里,有好幾個女同學,不是都有男朋友了么,然后也都在一起了,有時候我們聊天的時候,也會聊到這個事情,有的說,第一次很疼很疼,有的說,也不是很疼,一點兒疼,還有的說,根就不疼,唉,我也鬧不清這到底是疼還是不疼”

蕭寒道:“按說你也是學醫的啊,第一次究竟會發生什么,你也是應該知道的吧”

周曉婉說:“我知道啊,可是,理論是理論,畢竟沒有實踐過嘛,理論和實踐還是很有距離的嘛,嘻嘻,對了,哥,嫣然姐第一次怎么樣?”

蕭寒說:“你嫣然姐啊,第一次可是慘了哦,疼得眼淚稀里嘩啦的”便把他和嫣然的第一次說給了周曉婉聽

周曉婉聽得面紅耳赤,又膽顫心驚,緊緊地摟住蕭寒的脖子說道:“那,那我會不會也跟嫣然姐一樣會疼得受不了啊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