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2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2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僅此而已?你、你流氓!”

好么,從需要說清楚,直接定性為流氓了。

“我流氓?你憑什么說我是流氓啊?我對你做什么啦我就是流氓了?”

蕭寒救人一命,不被感謝也就罷了,卻還被平白無故地誣陷成流氓,心里也挺來氣。本來嘛,他這些天四處奔波,找不著工作,心里就窩著火,現在,當然就更生氣。

“你、你對我那樣了,又這樣了,剛才他說的。”

姑娘在自己身上比劃著,又一指那個多話的家伙。

“我那是人工呼吸,你懂不懂?一點醫學急救常識都不懂。”

面對一個無知的人,蕭寒只覺得有些無可奈何。

“人工呼吸我知道啊,可是,就算你是為了救我,也不一定就非要用人工呼吸這種方法對不對?就不能用別的方法了嗎?”

“你?你這人講不講理?”

“我怎么不講理啦?”

好吧,算我不講理。蕭寒在心里哀嘆。他想,怎么樣才能擺脫這個姑娘的糾纏,離開這里呢?

“我跟你說,在剛才那種情況下,刺激穴位和人工呼吸,就是救你的最好的方法,明白了吧?”

蕭寒只好解釋道。

“我不明白。”

姑娘還是不依不饒。

女孩子一旦不講理起來,你說啥都沒用。姑娘心里現在只想著,你摸了我又親了我,這就不成。

蕭寒搖搖頭,真是說不清了這事兒,唉,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呢?他忽然靈機一動,打開自己隨身帶的包,將自己的醫科大學畢業證書、簡歷、求職信什么的,一股腦兒全拿了出來,遞給姑娘:“來,你好好看看吧,我是堂堂醫科大學畢業生,我能騙你嗎?”

姑娘接過那些東西,倒是很認真地在那兒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姑娘臉上的神色開始變化了,先是緩和了下來,接著,竟然有了微微的笑意。

嗯?這是咋回事?

姑娘看完,抬起頭來,已是一臉的好看微笑,說道:“對不起,我錯怪你了,蕭寒,我知道你,你是醫科大學的高材生,年年都拿獎學金的,對不對?說起來,你還是我的師兄呢。”

“師兄?”

這回,輪到蕭寒驚訝愕然了。

“是啊,我也是醫科大學的,不過,我才剛剛大二,嗯,我的名字叫唐嫣然,嫣然一笑的嫣然。”

姑娘告訴了蕭寒她自己的名字。

蕭寒點點頭:“那好吧,你現在可以明白了吧,既然你自己也是學醫的,這些可都是常識了,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

姑娘很干脆地否決了。

“為什么啊?”

“不為什么,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這姑娘,又開始蠻不講理了,“我得考考你。”

“考考我?”

“是啊,你說,我剛才為什么會暈倒呢?”

“這很簡單,如果你的身上沒有別的毛病的話,就只有兩種可能,那就是冠心病或者病態竇房結綜合征引起的心動過緩,據我剛才的檢查,你在昏迷時的心跳僅僅為每分鐘四十一二次左右,對不對?”

姑娘見他這么說,神色一暗,點點頭:“是的,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病態竇房結綜合征,輾轉治療了多家醫院,好多年了,都治不好,經常會莫名其妙地暈倒,平時都是我爸送我上學,接我放學,除了上學,也什么地方都不讓我去,今天,我是偷跑出來的,沒想到……”

蕭寒看著這姑娘,心里剛才的生氣已經沒有了,代之的,是有些可憐和同情她。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被病痛和傷痛折磨的人,都是很可憐的。病態竇房結綜合征這個病例,說實話,蕭寒還在學校的時候,就一直在關注和涉獵研究了,也有了一些心得和突破,但是,還一直沒有機會進行臨床的檢驗,他也不敢說就一定有效果。此時此刻,看著面前的這位姑娘,他的心里卻忽然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周圍的那些人,見這兩個年輕人一說,竟然是一個學校的,而小伙子也真的是懂醫術,又見兩人開始敘談起來,便都覺得無趣了,不再圍觀,紛紛散了去。

蕭寒說:“唐嫣然,如果,你能信得過我的話,我想給你治療,因為,我一直在關注和研究這個課題。”

唐嫣然有些驚訝地睜大好看的眼睛看著他。(新書上傳期間,求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你的每一個收藏點擊票票……都是紅塵最大的動力來源!跪求支持!

第三章 大魔獸

蕭寒見唐嫣然那般看著他,也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冒失了,人家雖然說和自己是一個學校的,稱呼了自己一聲師兄,可是也不能覺得人家就該答應來給自己當試驗品啊?

蕭寒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當然,如果你覺得不太合適的話,就當我沒說。”

“不是,我覺得,可以一試,說不定,就真的能治好了呢。”

唐嫣然說道。

“你就真的這么相信我?”

“嗯,我看好你哦,”

唐嫣然開玩笑道,“其實我是這么想的,雖然我看了很多醫院很多醫生,但是,我總覺得,他們的治療方法基本上大同小異,都差不多,太過墨守成規了,我之所以要上醫科大學,也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看看能不能夠自己把這個病治好。”

蕭寒聽她這么說,心里忽然就沒來由地一軟。如果說,剛才蕭寒對這個女孩子,還只是可憐和同情,那么此刻,心里便又多了一份敬佩。一個人,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戰勝病魔,這種勇氣,就是值得贊揚和敬佩的。

蕭寒點點頭,鄭重地說道:“嫣然,如果你真的信得過我,那么,就讓我們來一起面對這個病癥吧,我有信心能夠把你的病治好。”

唐嫣然也點點頭看著他,一雙眸子猶如澄澈純凈的湖水:“嗯,好,師兄,就讓我們一起來戰勝它。”

蕭寒笑了笑:“你這么一說,我怎么覺得好像是我們要一起去行走江湖似的。”

唐嫣然好看地笑起來:“就是行走江湖啊,一起打敗大魔獸,呵呵。”

看著唐嫣然可愛明媚的笑臉,蕭寒的心里又是那么沒來由地一軟。他趕緊將目光轉向別處,卻聽得唐嫣然在他耳邊說道:“師兄,現在,你要是沒什么事,該送我回家了吧?”

什么叫我該送你回家?敢情是我把你給帶出來的嗎?

蕭寒有些詫異地看著她。

“怎么啦?是不是覺得我不該提這個要求啊?可是,你不想想,如果我一個人回去,萬一半路上再暈倒了,誰來救我呢?”

唐嫣然倒是說得有理有據。

她都這么說了,蕭寒能拒絕么?能拍拍屁股就走么?當然不能。再說了,能夠護送美女回家,當個護花使者,也還是感覺蠻不錯的嘛。大學四年,雖然別人都是縱意花叢,采花折柳,蕭寒卻是連跟女孩子說話都很少,更不要說有什么女朋友了,但是,這并不代表他不是一個正常的也很喜歡女孩子的男生,當然,他喜歡的女孩子,也是有他自己的標準的,比如說,像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唐嫣然這樣兒的,純凈而可愛,而對于那些像夜場女郎一樣的女孩子他總是“敬而遠之”的。

蕭寒說:“好吧,看來,我今天得救人救到底了哦。”

唐嫣然嘻嘻一笑:“謝謝師兄。”

好么,到現在才說了聲謝謝,我救你一場,你還把我當流氓呢,不過話說回來,一個姑娘家,被你摸也摸了揉也揉了按也按了捏也捏了親也親了,按理說,這損失也是夠大的了。想到這,蕭寒也覺得不那么委屈了。

兩個人便一起往前走。

唐嫣然問:“師兄,你分在哪個醫院工作呢?”

“我?”

蕭寒苦笑,嘆了口氣說道,“還沒找著接收我的醫院呢。”

“怎么可能?”

唐嫣然不相信,“你成績那么好,怎么會?”

蕭寒道:“這個社會,有時候并不是完全按成績來要求一個人的,人們追求更多的不是你能做什么,而是你能給他帶來什么,你能滿足他的需求,他也才會滿足你的需求。”

難道不是么,自己雖然成績優異,可是人家感興趣的不是這些,而是,你能夠提供什么樣的關系背景,能夠給他帶來什么樣的好處,比如說,你老爸是人事局的局長,可以把他的老婆的二舅的小姑子安排工作,那么好,成交,你就可以來這里上班了。僅此而已。再要么,就是赤裸裸的,你可以給他一大筆錢,直接買個工作。但是,蕭寒一無關系二無錢財,你拿什么跟人家交換呢?人家總不能白白地給你安排個好工作吧?你成績好,對他來說有屁關系么?

唐嫣然見蕭寒神色一片黯然地這么說,便也跟著嘆了口氣,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其實唐嫣然的家,離她剛剛暈倒的地方并不遠,也就一站多路吧,嫣然也是怕自己會突然暈倒有危險,所以雖然是從家里偷跑出來的,但是也沒敢跑遠。

兩個人沒走多久,唐嫣然就快到家了,她家住在一個挺漂亮的小區,高大的小區大門,小區里也是花草樹木雕塑樓臺,應有盡有,一看就知道是個高檔小區,是蕭寒家那種老工廠區的老舊住宅小區所無法比擬的。

唐嫣然這時說:“師兄,我快到家啦,我說過很近的吧。”

蕭寒說:“那,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唐嫣然站住,轉過頭看著他,撇了撇小嘴兒:“你就不能把我送到家里嗎?萬一我在樓梯口暈倒了呢?”

蕭寒笑笑:“不是,我……”

“我什么我?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是不好意思去我家是吧?其實說起來,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吧,我請自己的救命恩人去家里坐坐,難道不是應該的嘛?”

“這個……”

“什么這個那個的?一個男生不要婆婆媽媽的,那樣是做不成大事的,我最看不慣扭扭捏捏的男生了,走吧,不過你要答應我兩件事。”

“好吧,什么事?”

“第一件,到了我家,你千萬不要告訴我爸我今天暈倒的事,第二件事,你得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啊,要不,我怎么聯系你呢?我們怎么一起行走江湖戰勝大魔獸呢?嘻嘻。”

蕭寒覺得,這兩件事自己都可以做到,便答應了唐嫣然,也給了她自己的手機號碼。為了找工作,他特地買了個交話費充值的手機。

不多時,到了唐嫣然的家,唐嫣然一邊按門鈴,一邊嗓音脆脆地喚道:“唐局長,開門啦,你的寶貝女兒回來啦!”

蕭寒心里一咯噔:唐局長?莫不是市衛生局的那個唐局長?(更多精彩下章繼續,新書上傳,求收藏求票票求各種支持!

第四章 很漂亮

蕭寒是認得市衛生局的唐局長的。

不說熟悉,最起碼還是有過一面之緣。不久前醫科大學的學生畢業典禮上,唐局長就應邀來參加,還發了言,蕭寒還從唐局長的手里親手接過了象征著離開學校走向社會的畢業證書。

當然,蕭寒也知道,自己記得唐局長,唐局長是未必會記得自己的。作為一局之長,每天要應酬的事情一定很多很多,去參加一下醫科大學的學生畢業典禮,不過是他每天眾多應酬當中的其一罷了,他又怎么可能記得住其中的一個不起眼兒的學生呢?

但是接下來的事,卻讓蕭寒感覺有些吃驚。

門一打開,果然是那個來學校里參加過學生畢業典禮的唐局長。唐局長身材高大,濃眉大眼,頗有當官者的威嚴和英氣,再加上身份擺在那兒,以至于蕭寒不由自主地就一彎腰沖他鞠了個躬:“唐局長好。”

唐嫣然奇怪了:“咦,師兄,你認識我爸啊?”

蕭寒笑笑道:“前不久唐局長去學校參加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