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18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18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那怎么看?”

蕭寒瞅著王月琳問。

王月琳微微一笑,將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兒就伸進了蕭寒的懷里,一陣摸索,摸索得蕭寒心里癢癢身上酥麻,然后王月琳說:“還冷若冰霜,我看這里面熱乎著呢。”

蕭寒說:“那是因為現在姐姐的手在里面。”

王月琳笑道:“難不成我的手還有加熱功能?”

蕭寒便捉住王月琳的那只手,說:“何止是加熱功能,簡直可以起死回生了。”

王月琳的手被他捉住,臉上便顯出了一抹緋紅來,但是并沒有抽回去,也沒有反對。

蕭寒便握著那只白皙的軟軟的手兒,慢慢地放到了自己的唇邊,輕輕地吻了一下,又吻了一下。

“姐姐的手好漂亮。”

他說。

王月琳定定地拿水亮亮的眼睛看著他,然后偎過身子來,摟住了蕭寒的脖子,將自己的嘴兒又一次印在了蕭寒的嘴巴上。

兩個人在車子里再一次深深地相吻在一起。

蕭寒只覺得懷里的王月琳,很豐滿,很柔軟,而且曲線玲瓏,摟在懷里的感覺真的很好。

如果說第一次的接吻還有些遲疑羞澀的話,那么第二次,一回生二回熟,兩個人便都有些放開而無所顧忌了。是的,經過了一個禮拜的冷卻沉淀,這份情愫,竟然是比先前更加地濃烈,更加地想要噴薄而出……

第三十章 停不下來

也許是一輛過路車的喇叭聲,才將兩個人從深吻的沉浸中驚醒過來。

王月琳一把推開蕭寒,臉色通紅地低著頭,看著自己面前的方向盤,胸口一起一伏地深深喘息著,似乎剛剛經歷了一場距離不短的長跑。

蕭寒呢,也不好意思看她,而是把臉對著窗外,看見剛剛那輛鳴喇叭的小貨車,以及一個騎著自行車過馬路的行人,看來,小貨車是為了提醒那名過馬路的行人才鳴的喇叭。

“完了,完了,小東西,都是你害的。”

王月琳口中喃喃地說道。

蕭寒心里有些納悶:怎么就是我害的呢?

不過他好像從跟唐嫣然的接觸里也知道一些女孩子的脾性了,她說怪你,她說生氣你,其實往往是她自己不知該怎么辦才好了。

王月琳現在也許也是如此吧?一個堂堂的大院長,一個已經三十出頭的不算太年輕的女人,和一個自己的下屬、比自己小了11歲的男孩子,發生了這樣的事,而且,要命的是,根本就停不下來,根本就不想停下來,這不是“完了”么?

蕭寒訥訥地說:“姐,我知道,都是我不好。”

王月琳卻又吃地一笑:“你不好?你不好在什么地方?”

蕭寒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王月琳說:“你不知道,你還說你不好。”

“我害得姐姐這么痛心疾首地說著完了完了,不是我不好么?”

王月琳忍不住又笑起來:“你才痛心疾首呢!姐啊,是不知該怎么控制住自己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才能控制住自己了,”

蕭寒說,“你一個禮拜都不怎么理我,我還以為姐姐永遠都不會再理我了,嚇得我天天晚上都……”

“都什么啊?”

“都睡得跟死豬一樣,呵呵。”

王月琳狠狠地砸了他一粉拳:“你個小東西,我還以為你天天晚上失眠呢。”

蕭寒笑道:“我干嘛要失眠啊,因為我知道姐姐一定會理我的。”

“為什么呢?”

“因為姐姐,一定不會像我這樣沒心沒肺的。”

“你可真的是沒心沒肺呢!好了,咱們走吧,不早啦都快十點鐘了,那個駕校校長該等得著急了。”

王月琳看了看腕上蕭寒送她的手表,“這個手表,很多人看了都說漂亮呢。”

“那當然,我的眼光那可不是蓋的。”

“又吹牛。”

王月琳笑著啟動了車子,兩個人重新上路。

到了駕校,那個校長果然在那里等,因為王月琳跟他約定的時間是上午九點半左右,結果蕭寒和王月琳十點十分才到。

王月琳說:“真是不好意思,早晨有點事耽擱了。”

校長道:“沒關系沒關系,你大院長身上該有多少事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王月琳莞爾一笑說:“那就謝謝理解啦,來,我來介紹一下。”

于是便將蕭寒和校長互相做了一個介紹,蕭寒和校長握了握手,算是認識了。

接下來稍事寒暄之后,當然就是步入正題,蕭寒上車,先是在校長的親自教授下練了一遍,然后自己再獨立練了一遍,然后校長又就幾個問題指點了一下,蕭寒再上車練了幾遍。

王月琳坐在場地邊的板凳上,無所事事,一會兒看看蕭寒練車,一會兒和校長聊聊天,一會兒東張西望看看風景,一會兒玩玩手機打打電話。

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十一點多鐘,校長說:“我看蕭醫生練得差不多了,這樣吧,下個禮拜我就想辦法安排讓他去參加考試,拿到駕照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蕭寒先前從王月琳口中得知,這個駕校校長在交通部門和公安局家里都有親戚,弄個提前考試拿駕照什么的,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這都吃飯時間了,校長會讓他們走么?便熱情地留他們下來吃午飯。

中午,在駕校旁邊的一家飯店包廂,就他們三個人,校長弄了一大桌子的菜,王月琳說下午要開車回去,沒有喝酒,喝了點飲料。校長說:“蕭醫生反正又暫時不開車,咱倆喝點吧,要不一點氣氛都沒有。”

蕭寒笑著點頭:“行,那就喝點吧。”

王月琳便問校長一頓能喝多少酒?校長說,大概在六七兩左右吧。王月琳便笑:“那你還是悠著點兒,估計你三個也喝不過蕭醫生。”

校長睜大眼睛看著蕭寒:“我的老天,那你可是酒神級人物啦。”

蕭寒笑笑道:“哪里哪里,咱們王大院長夸張呢。”

然后一邊喝酒一邊聊,校長說:“酒量大是好事,也不是好事,能夠控制自己就是好事,因為在社交場合就可以放得開壓得住,但是控制不住就不是好事了,蕭醫生拿了駕照以后,肯定下一步就要自己開車了,在這方面還請蕭醫生一定要注意,我說個事例吧,我們駕校去年剛畢業的一個小伙子,現在已經在病床上躺著了,而且兩條腿全部粉碎性骨折,以后肯定是殘廢了,當然,被他撞到的那對小夫妻更慘,男的成了植物人,女的當時還懷著五個月的身孕呢,結果,兩條人命,女的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沒了,事情是怎么樣的呢?就是因為這個小伙子去朋友家多喝了幾杯酒,回家開車的時候腦袋瓜就有點不作主了,在過一個彎道的時候,因為車速過快,一頭撞向正在路邊騎著電動車正常行駛的這對小夫妻,于是,害人害己,慘劇發生了,所以蕭醫生不要嫌我啰嗦,因為我也是不希望從我這里出去的學員有任何的閃失啊,那樣一方面會影響我們駕校的聲譽,另一方面,說實話,我知道了之后,這心里確實也不是個滋味。”

蕭寒點頭道:“你的意思我完全理解,因為我本人,也可以說就是車禍的受害者,所以我也是非常痛恨那些不注意交通安全的人,我自己以后開車,也肯定會倍加小心的,”

便把幾年前父親出車禍的事情說了,“一場車禍,對一個家庭來說,真的就是滅頂之災啊。”

第三十一章 有點心酸

午飯后,蕭寒和王月琳辭別了駕校校長,開車回城。

路上,王月琳說:“你下午有事么?”

蕭寒說:“我沒事啊,嫣然那個丫頭早晨打電話說讓我陪她逛街呢,我說今天一天都要學車考試,她氣得不理我了。”

“呵呵,”

王月琳笑道,“那丫頭,一般人可拿不住她,不過她倒好像挺服你的。”

“那是當然,我可是治好了她的病了呢,再說,我也不寵著她。”

“女孩子,有時還是要寵一寵哄一哄的,嫣然是個很單純的孩子,她也不會有什么過高的想法和要求,也就是一些女孩子的小心思,姐姐我也都是從那個年齡過來的,這個時候的女孩子,其實大部分都很單純,只要她喜歡的男孩子稍微滿足她一下,她就會覺得非常幸福了。”

王月琳想到了自己當初,又何嘗不是這樣呢?那個混蛋,兩句話一哄,自己就心花怒放神魂顛倒,迷迷糊糊暈暈乎乎就跟他在一起了,結果呢,還不是始亂終棄?十幾二十歲的女孩子,幾乎都是滿腦子所謂的愛情,其實,真正的愛情在哪里呢?也許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但是卻又像買彩票中大獎一樣,也許你自己一輩子都遇不上,那么,與其犧牲浪費自己最黃金的年華去追逐虛無縹緲不著邊際的所謂愛情,還不如像男人一樣,好好做事,做一個成功的女人,這樣,最起碼自己的人生還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東西,不至于到頭來愛情事業什么都一無所有吧?但是這些道理,王月琳也知道,小女孩子是不會懂的,就算是你說給她聽,她也聽不進去的,必須得像自己當初那樣,經過痛苦的掙扎蛻變之后才會清醒,但是,往往自己最黃金的年華,已經過去了。大多數平庸的女人,就是因為這樣錯過了自己的一生。王月琳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警醒得及時,又沒有像那些失戀的女孩子一樣破罐子破摔地沉淪,反而是堅強地挺了過來,奮斗了過來,才有了自己現在的成功。

至于蕭寒,聽了王月琳的這番話,心里想的卻是:這個月琳姐是要跟自己說什么呢?以她的聰明,她肯定早就看出和知道,嫣然這丫頭喜歡我,而我也喜歡嫣然,那么,她跟我說這番話,是希望我好好對待嫣然么?那么,我和她之間,現在又算是什么呢?也許只是曖昧,也許只是情不自禁情非得已,就像上午來的時候在路上她說的那樣,停不下來了,但是,這份感情,最終的結果是什么呢?會怎么樣呢?蕭寒想也不敢去想,因為他也知道,比自己大了十一歲、并且是市中醫院院長身份的王月琳,嫁給自己,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所以,王月琳也是知道這一點的吧,也是覺得,自己跟嫣然之間,也許才是最好的選擇,也許才會有一個比較好的結果。所以,月琳姐,才說了這番話。

想到這些,蕭寒的心里,忽然覺得有點心酸,有點感動。

他知道,無論是自己,還是王月琳,都是喜歡和對方在一起的,但是現實是,這份喜歡又不可能有結果,所以,蕭寒的心里,忽然覺得有點不是滋味兒。

“我知道了,姐。”

蕭寒有些神情落寞地說。

王月琳見他神情有點兒不對,她是多么敏銳敏感的女子,便問他:“怎么啦,姐說錯了什么話了么?”

蕭寒嘆口氣:“沒什么。”

他怎么跟王月琳說呢?難道要把自己心里剛才的想法說給王月琳聽?很多東西,其實只可意會,難以言傳。

王月琳說:“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蕭寒心里一驚:這個女子,這個姐姐,怎么可以如此精靈古怪?難道她真的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么?

“什么?”

蕭寒問,看著王月琳。

王月琳也看著他,目光如水。

“姐姐不是你能夠選擇的,姐姐也選擇不了你,你能夠而且應該選擇的,是嫣然。”

王月琳說道。說完了,忽然就轉過了臉兒去,看著車窗外。

蕭寒的心里一震,他只是默默地望著她,說了一個字:“姐……”

便說不下去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心有靈犀一點通。彼此的所思所想,彼此都是如此的明了。那么,還需要多說什么呢?

蕭寒忍不住伸過手去,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