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經管其他電子書 > 官場美人圖 >

第17部分

官場美人圖-第17部分

小說: 官場美人圖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說罷,給自己的杯子斟滿,自喝了一杯。

王月琳垂著眼簾夾菜,沒說話。

秦壽主任呵呵一笑道:“來來來,大家嘗嘗這個鳳凰雞的味道,聽說是咱們餐廳劉經理親自獨創親自掌勺的呢。”

這時正好劉經理親自端了托盤進來上菜,秦壽主任便問道:“來,老劉,你也來陪我們喝一杯吧?”

劉經理笑道:“還有兩個菜,上完了我一定來敬各位領導一杯。”

第二十八章 一眼鐘情

這個陳副書記,在市中醫院里也算是老資格了,已經五十多歲,即將退休。蕭寒跟他也不熟,只是他也畢竟是院領導中的一員么,所以也請了來。

但是沒過一會兒,這個陳副書記又開始向他發難。

蕭寒在敬了包廂里另一桌領導和餐廳里四桌同事之后,回到座位上,這時他就已經有一斤半白酒左右下肚子了,他見場面有些冷清,自己這個主角理所應當該多喝點,多活躍活躍氣氛,便又站起來敬了一圈。待敬到這個陳副書記跟前時,陳副書記嘿嘿笑著說:“酒桌之上都是饒老不饒小,蕭寒同志正值年輕力壯,我可是老頭子啦,這樣吧,我喝一口,你干了,怎么樣?”

其實酒喝到這個份兒上,大家也都喝得差不多了,蕭寒喝了多少,基本上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心里有數,再加上又都是一個醫院的同事,誰還非得想把誰放倒不成?所以當蕭寒第二次敬各人酒的時候,大家也都只是喝了一小口,也沒有強求蕭寒喝多少,蕭寒敬到這個陳副書記時,已經是第五個人了,酒杯里還剩大半杯。

這可是那種一杯三兩的大玻璃杯子。

所以這個陳副書記說這話的意思,明顯就是在欺負蕭寒。

蕭寒心里也知道,可是,他還是忍了,臉上一笑道:“好,領導的話,蕭寒是從來不敢不聽的,我干了,陳老你隨意。”

說罷一仰脖子,將杯中之酒一口干了。

蕭寒沒有再稱呼對方陳書記,而是改口為陳老。既然你說你是老頭子么,那我就喊你陳老好了。這也算是綿里藏著針吧。

陳副書記微微一笑,端起杯子,裝模作樣地輕輕抿了一口。

晚宴散場之后,蕭寒一直有些納悶:難道自己在無意之間,得罪了這個陳副書記了?

后來,蕭寒才從中醫內科副主任蘇良春的口中得知,這個陳副書記,在市中醫院,可謂是根深蒂固的幾朝元老了,市中醫院的院長換了一任又一任,好不容易他從一個小醫生一年一年爬到了副院長的位子,本以為上一任院長走了之后,這市中醫院的院長該是穩穩當當地屬于他的了,所謂多年媳婦熬成婆么,他老陳熬了這么多年,無論是論資排輩還是工作成績,都該他老陳來干這個院長了吧,可是,他卻敗在了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個黃毛丫頭的王月琳手中。他已經五十多歲了,這一下,雖然給他安排了個副書記,他也知道,自己的仕途生涯一輩子算是到頭了,什么指望也沒有了,弄了個沒什么權力的副書記,就只是為了養老吧,所以他這心里一直就不順心不快活。在市中醫院,現在誰不知道蕭寒是王月琳的人?他為難蕭寒,一方面是發泄心中的不快,另一方面也是給王月琳看呢。對于一個反正覺得人生已經沒什么指望的人,他也就不怕得罪誰了,就像那些犯了死罪要砍頭的主兒,臨死還要痛快地喊一聲“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蕭寒哪知道這些呢?聽了蘇良春的一番解說,蕭寒這才了解了來龍去脈,他反倒不生氣不納悶了,反倒有些可憐起這個陳老頭來。

至于蘇良春,雖已身為中醫內科的副主任,其實也就不過才二十五六歲年紀,說白了,他是來市中醫院鍍金的,因為,他的老爸是掌管文教衛生的蘇副市長。也許過不了一兩年,他就會離開市中醫院,直接去市衛生局擔任科長處長什么的,蘇良春跟蕭寒說:“老弟,好好搞,我很看好你哦,過兩年我走了,這中醫內科副主任的位子,就一定是你的。”

蕭寒笑笑,未置可否。其實來中醫內科之后,應該說是蘇良春主動地接近蕭寒的,當時蕭寒也不知他的背景底細,見他不過二十多歲的模樣,便能夠當上中醫內科的副主任,心里也挺佩服他的,覺得不管怎么說,一定是個人物。而蘇良春在見到蕭寒的第一眼開始,就似乎挺投緣的,主動跟蕭寒打招呼、親近、聊天,一個上午不到,兩個人便儼然是好朋友一般的熟絡起來。再加上當時蕭寒也已經對自己的方針思想做了重大的調整,決定不再像在學校時那樣不太重視人際關系,而是要努力跟同事領導搞好關系,所以,既然人家貴為副主任都主動來親近你,難道你個新來乍到的小屁孩還要擺什么架子么?自然也就跟著蘇良春親近起來。蕭寒也是后來才得知,原來蘇良春竟然是副市長的兒子。

和蕭寒蘇良春在一塊兒玩的,還有中醫內科的一個年輕醫生趙建國,這個趙建國嘛,自己沒什么背景,來中醫內科也有好幾年了,還一直是個小醫生,但是他善于見風使舵攀權附貴,也不管人家理他不理他,反正他只要見誰有背景有勢力,他就想辦法跟誰的屁股后面混。蕭寒沒來之前,他是整天跟屁蟲兒似的跟在蘇良春后面蘇哥長蘇哥短地像個小弟,后來蕭寒來了,他見蘇良春二話沒說直接第一面就跟蕭寒熱乎起來,他當時還不是很清楚蕭寒的來路,只覺得,既然蘇良春都看好套近乎的人,肯定是有背景的,便也跟著蘇良春一起成了蕭寒的朋友。

當然,在中醫內科,除了他們三個人一陣來去,還有一個人是少不掉的,那便是大院花林璇兒。林璇兒其實啥背景也沒有,就是一小護士,但是因為她長得太漂亮了,所以也就自然而然成了市中醫院的名人。話說蘇良春和趙建國都對林璇兒表示過好感,但是林璇兒也都是一概沒有回應,大家都是同事,沒有回應也就算了,就還在一起當朋友不咸不淡地相處。只是蕭寒來了之后,林璇兒不知怎么就一眼鐘情,喜歡上了蕭寒,喜歡一個人,當然就希望24小時都跟他在一起,所以,中醫內科就會常常看到這樣的風景:蕭寒、蘇良春、趙建國還有漂亮的院花林璇兒,四個人一陣來,一陣去,說說笑笑,好不開心。(大家可能已經看到了,本書的狀態已經改為A簽作品,所以請各位放心收藏,另外本書已經沖上了首頁新書榜,紅塵鞠躬感謝兄弟姐妹們的大力支持!讓我們一起加油,期待本書取得更好的成績!更多精彩下章繼續,新書上傳,求收藏求紅票求各種支持!

第二十九章 心里癢癢

冷卻了一個禮拜,王月琳和蕭寒又開始單獨見面了。

這個禮拜天,王月琳說要帶蕭寒去一個開駕校的朋友那里,試試蕭寒的駕駛技術現在學的怎么樣了,如果去考駕照,能不能通過呢?如果能通過,王月琳就找人去讓蕭寒拿個駕照。

禮拜天上午,本來一大早,唐嫣然這丫頭就打來電話,說想讓蕭寒陪她一道去逛街。蕭寒也就老老實實地跟她說,上午月琳姐找了駕校的人,要去模擬考試呢,可能沒時間。嫣然便問:“那下午呢?”

蕭寒說:“下午么,現在也還不能確定,如果模擬考試成功,下午可能要去參加正式考試,如果模擬考試不成功,下午可能要在駕校繼續練習啊。”

“那就是說,你今天一整天,都沒有時間嘍?”

嫣然問道。蕭寒說:“也許吧。”

嫣然生氣地道:“哼,氣死我了,不理你了。”

蕭寒呵呵地在電話里笑,他想起了這個丫頭第一次被自己“非禮”之后氣得小臉兒通紅杏眼圓睜柳眉倒豎的樣子,就忍不住想笑。嫣然說:“你還笑,你還笑,真的不理你了。”

掛了電話。

上午九點整,蕭寒在市中心公園的門口,等到了開車過來的王月琳。

因為天氣越來越冷了,王月琳今天上身里面穿了一件嫩黃色的薄毛衣,外罩一件黑色的短風衣,下面是緊身的彈力美腿褲,小靴子,整個人時尚性感而又嬌美可愛。

見了面,蕭寒哪兒也不看,直接看王月琳的手腕,嗯,那只手表還戴著呢,蕭寒的心里就有了底。

自從那天晚上之后,蕭寒其實心里也一直有一個擔心,他怕王月琳雖然是一時沖動主動了一些,但是事后冷靜下來后悔了,從此后真要跟蕭寒的關系說是到此為止了,保持距離了,那么,蕭寒也是一點兒沒轍。再加上這一個禮拜以來,兩個人都沒有單獨在一起,即使因為工作關系見了面,王月琳也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不怎么開笑臉,這么著,蕭寒的心里其實就一直在有點兒打鼓。

現在,他第一眼看見王月琳還帶著那手表呢,心里放下心了,最起碼,這是個好的信號吧。

上了車,坐到副駕駛位置上,關上門,王月琳也不看他,只管自己目不斜視地望著前方開車。

她不說話,蕭寒也不敢造次,再加上今天上午可是去模擬考試,如果弄得不好,可是要給王月琳罵的,當下也就不敢胡思亂想,專注了精神一方面在腦海里熟悉各種功能鍵的作用,另一方面看著王月琳怎么處理各個路口的情況。

駕校在市郊的一個開闊地,出了市區,路上車子和行人都少了。王月琳見他不時地望望自己,嘴里嘀咕著什么,便問他:“你在干啥呢這是?”

蕭寒說:“我在和尚念經,臨時抱佛腳呢,這待會兒不就要考試了么,我在看你怎么處理路面情況,然后再背一背有關需要背的東西。”

王月琳笑笑,沒說話。

她不說話,蕭寒也不好多說話。

一時間,兩個人都覺得有點兒尷尬。

經過了那個夜晚,彼此倒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

又過了一段路,王月琳打破了沉默,問道:“小東西,你平日里的那些個伶牙俐齒現在都哪兒去了呢?”

蕭寒訥訥地說:“現在,不是不敢發揮么。”

“怎么就不敢發揮了呢?”

“姐姐的臉兒一直繃得這么緊,讓我也鬧不清,是姐姐心里不高興我呢,還是姐姐最近用了什么新式的化妝品,像那種什么可以讓皮膚瞬間緊致的?”

王月琳便笑著打了他一下:“姐就是不高興你了。”

“姐為什么不高興我啊,我又沒做什么壞事,一直這么聽話的。”

“不高興就是不高興唄,哪有那么多理由?”

蕭寒便長長地嘆了一聲。

王月琳說:“干嘛嘆氣啊?”

蕭寒說:“我覺得你們女孩子就是這么欺負我們男人的,嫣然有時候也是這樣,說我生氣了,就莫名其妙地生氣了。”

王月琳笑道:“就你還我們男人,你才多大啊,生氣和不高興,就一定要有理由嗎?那只是代表一種心情,開心,或者不開心。”

蕭寒說:“但是我覺得,姐姐只要不高興我了,就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了,所以,我只能說,姐,對不起,原諒我吧,看到你不高興,我這心里可是冷若冰霜了呢。”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

“那我看看。”

“怎么看?我沒帶手術刀哎,不容易打開的吧。”

“干嘛要打開啊。”

王月琳將車子緩緩地停在路邊的大樹下,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除了偶爾有一輛車路過之外,幾乎看不見一個行人。

“那怎么看?”

蕭寒瞅著王月琳問。

王月琳微微一笑,將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兒就伸進了蕭寒的懷里,一陣摸索,摸索得蕭寒心里癢癢身?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4 50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