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居小說網 > 科幻未來電子書 > 小蘿莉的末世史 >

第169部分

小蘿莉的末世史-第169部分

小說: 小蘿莉的末世史 字數: 每頁4000字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聞言,起亞的目光下意識地掃視了一遍周圍的人群,最后落在對面的舜志身上。

舜志神情復雜地看了一眼面色鎮定的娜琳,從衣袋里摸出自己的打火機點燃香煙猛吸一口。帶著從口鼻間噴發出來的陰郁煙霧,默默地點了點頭。

起亞神色凝重,看得出舜志沒有撒謊。旁邊的圍觀者雖然明顯有些恐懼,望向羅蘭的目光卻沒有任何指責的成份。也就是說,在這件事上羅蘭并沒有什么道義上的錯誤。可是卡索迪亞的權威也需要維護。禁止在中央大樓以任何名義進行斗毆,這早已是人所皆知的規矩。如果羅蘭沒有得到任何處罰。無論對上還是對下,都不好交代。

“今晚你住我的房間。這件事情等李德輝明天回來再處理。”起亞拍了拍羅蘭的肩膀,為突如其來的意外劃上短暫的句號。與其自己傷腦筋。不如把這件事情扔給李德輝去頭疼,這本來就是胖子經理的長處。

說罷,他伸手拽住羅蘭的胳膊,像拖一件貨物那樣,把她從人群里帶出了房間。

舜志轉了轉夾在指間的香煙。走到娜琳面前,猶豫著說道:“還是剛才那個問題。能請你喝一杯嗎?”

神情惆悵的娜琳搖了搖頭,未等舜志眼中的失望完全散盡,她又自嘲地笑了笑:“為什么不呢?走吧!你請客。”

陰沉的天空上,濃密的云層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強烈氣流吹散。濕潤的空氣在淡金色的陽光下緩慢漂浮著,倒懸在傾斜屋角下的椎形冰柱頂端,凝聚著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在微弱晨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的漂亮光暈。

神色陰沉的李德輝坐在橡木辦公桌背后,所剩不多的雜亂卷發從頭頂側面塌落下來,短粗的手指相互交叉合攏擺在桌面上,指間卻拼命輕敲著兩邊的手背。看上去似乎有些神經質,又有些慍怒。

他連夜趕回春曉城,本想沖進臥室在柔軟的大床上好好睡一覺。卻不得不先坐進自己的辦公室處理這起意外的紛爭。換了任何人,都會覺得無比窩火。

羅蘭坐在對面的金屬折疊椅上,表情淡然地望著他。黑色的眸子里,滿是純潔無辜的目光。

兩個人就這么沉默著,誰也沒有說話,只是用眼睛在對方身上來回打轉。

“說吧!弄出那么大的動靜,你倒底想干什么?”過了好一會兒,面色陰郁的李德輝首先打破了沉默。盡管他非常不習慣在這種氣氛下進行談話。

“我想找你買一批水泥。數量不多,五十噸就夠了。”羅蘭微笑著給出了答案。

“別岔開話題,你知道我在問什么。”

李德輝頗不耐煩地敲了敲桌子,震耳欲聾的咆哮差一點兒把天花板都轟裂。他拼命揮舞著雙手,像狂暴型精神病人那樣沖著羅蘭吹胡子瞪眼:“為什么要殺死卡德?就算他惹了你,砍掉他的腿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打爆他的腦袋?活見鬼,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很難做?傭兵隊長可不是普通的雇傭兵,他們每一個人在總公司的檔案里都有記錄。這個世界上的高級進化人本來就不多,你現在讓我怎么辦?混蛋!你這個該死的混蛋!!”

羅蘭微笑著沒有說話。顯然,胖胖的地區經理早已有了應對的方法。只不過,他需要發泄出內心的不滿和憤怒。

果然,歇斯底里大聲叫罵一通之后,李德輝憤憤不平地站起身,大步走到酒柜前。拉開鑲嵌著琺瑯玻璃的漂亮柜門,從中取出一只包裝精美的曲頸水晶瓶和兩只高腳玻璃杯。想了想,把已經捏在左手的杯子又塞進去一只,轉身返回自己的座位,倒了半杯顏色透明的紅色液體,仰脖一飲而盡。

望著杯子底部殘剩的酒液,李德輝臉上的怒色也消退了許多。他斜瞟了羅蘭一眼:“水泥這東西很貴。春曉城沒有現貨,必須從總公司那邊調運過來。價格也不便宜,每噸一萬索斯比亞元,這還是我這個地區經理才能拿到的內部價格。對外銷售價格會在這個基礎上提高一倍。如果你要的話,一百萬現金,我這就向上面申請要求提貨。”

羅蘭點了點頭,依然沒有說話。她在等待著李德輝尚未說完的后半部分。

“你殺了卡德,必須給總公司方面一個交代。”李德輝沉默了幾秒,又添了半杯酒:“事實上,他和舜志隊長之所以會出現在春曉城,是因為上面指派的一項特殊任務。”

“哦?什么任務?”羅蘭把身體坐直。顯然,談話進入了重心部分。

李德輝看似無心地搖晃著酒杯,眼睛卻一直死盯著羅蘭:“上個月,總公司的勘察部隊在西北方向發現了一個遺留下來的物資儲備基地。那里盤據著大量變異生物,除了兩名隊員僥幸得以生還,整個勘察隊全部被殺,所有技術器材損失殆盡。根據生還者的報告,那里應該儲備有大量機械物資。”

“ 公司董事會對此非常重視,按照計劃,卡德和舜志將與起亞一起,率領各自的傭兵小隊向這個古代基地進行二次調查。如果其中的確留有值得回收的物資,那么總公司將派出實力更加強大的精銳部隊全面展開攻擊。不幸的是,三位主要執行人當中,又一個因為爭風吃醋被你打爆了頭。你說說,我該怎么做?”

羅蘭眉毛輕輕地彎了彎,斟酌著詞句:“我可以頂替卡德幫你完成這項任務。不過。事后你得給我五十噸水泥。”

“不可能!”李德輝斷然否絕:“這次任務總共支付的酬金也才十萬卡索迪亞元。”

“既然如此,那就說說你的計劃?”羅蘭直截了當地問。

李德輝默默地看著他的臉,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她脖子上同時注有卡索迪亞和黑旗騎士團的身份銘牌上,嘴角流露出商人特有的奸詐笑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次那個少校的事情,你應該還欠我一個人情?”

【224章 交易

羅蘭思索了一下,問:“你打算用什么方式讓我把它還給你呢?”

李德輝大口灌下杯子里所有的酒,肥肥的胖臉上因為激動而有些發顫。他壓低聲音:“我有一個絕妙的主意。只要你照我的話去做,既可以不用欠我人情,也能拿到你急需的水泥。”

羅蘭笑了笑,雙手一攤:“我洗耳恭聽。”

這句話對于李德輝顯然產生了足夠的安慰和引導作用。他滿意地腆了腆圓滾滾的肚子。讓自己坐得更加舒服一些:“我的建議有兩部分。唔!先說說第一個你給我二十支那種紅色的六級強化藥劑,我可以略微把價錢壓低一些,讓你拿到足夠的水泥。”

羅蘭把左手抱在胸前,右手指尖慢慢輕拈著自己的下頜,用銳利的目光默默地盯著李德輝。

她的眼睛很漂亮。但是李德輝卻不希望自己此刻被這雙眼睛注視著。他隱隱有種不妙的錯覺,似乎自己的衣服、皮膚、肌肉,所有身體上的附屬物,都會在這種強烈的視線注視下被一點一點地剝開,只剩下赤裸裸的神經和骨頭。這雙眼睛是如此可怕,如此冰冷,那里面毫無寬容和仁慈可言,只有純粹的探究和殘忍。

這種感覺李德輝曾經有過。那個強大的黑旗騎士少校就曾經放出的威壓和氣息,和現在一模一樣。

想到這里,李德輝忍不住全身肌肉一僵,他連忙拔掉曲頸瓶塞,朝杯子里飛快地倒了足夠的酒,帶著說不出的驚駭與畏懼,把辛辣的液體一飲而盡。絲毫不顧風度地用衣服袖口擦了擦嘴,故作姿態地強笑道:“嗯,那個。我還是接著說說計劃的第二部分吧!你肯定會感興趣。”

羅蘭點了點頭。像瓷器一樣精致的臉上平靜如初。

“你應該知道,起亞是我的人,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可以算得上無話不說的朋友。他對你的感覺很不錯,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推崇稱贊過某個男人。用他的話來說,你們是很好的朋友。”

李德輝緊張而密切地注視著羅蘭的眼睛,臉上很自然地堆起有些發膩的笑意:“嗯!如果把對等公式套入到現實,起亞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和我,都應該歸類為自己人。嘿嘿嘿嘿!是這樣嗎?”

羅蘭面色如常地繼續點著頭。

“看來我們已經達成了第一步共識。那么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得多。

李德輝興奮地搓了搓手。把靠在椅子上的身體湊近桌面,認真地說道:“從廢墟逃回總公司的兩名幸存者當中,有一個是我的人。根據他所獲得的資料。勘察隊僅僅只進入了廢墟的第一層通道。那里的各種設施保存完好,也就是說,那些深埋在地下的水泥建筑里,還藏著我們難以想象的豐富資源。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變成我們自己的東西。”

“制造一個虛假的勘探情報給總公司。再讓你得到廢墟資源的實際控制權?”羅蘭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李德輝的目光變得凝重而陰狠:“如實上報情況,最終的獲益只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混帳董事。他們會把所有資源全部回收,再用高得可怕的價錢賣給你,從中賺取數額驚人的利潤。在勘察過程中,舜志和他的雇傭兵小隊可以當作消耗品放棄。他不是我們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順理成章的戰死。”

羅蘭沉默著。寧靜的眼眸里絲毫看不出喜怒哀樂。

“先讓我聽聽你的利益分配方案。”過了好一會兒,她終于開了口。目光變得深邃,聲音也更加悠揚富有磁性。

“你可以得到全部可回收物資總數的百分之二十。”李德輝緊張而認真地注視他臉上的每一絲變化。旋即又加上一句:“包括水泥。”

“百分之四十。加上水泥。”羅蘭立刻作出了答復。

“這不可能。”李德輝睜大眼睛斷然否決:“我必須買通大部分隨同作戰的雇傭兵。這個價錢已經超出了我的底線。”

“百分之四十,這也是我的底線。”羅蘭平靜地說道。

李德輝捏緊兩只胖圓的拳頭,用足以吃人的目光死死盯著他,仿佛一只憤怒的皮球,隨時準備用滑稽而充滿威脅感的方式釋放出自己潛在的狂暴。他忽然有些失望。也有些后悔。他仔細分辨著羅蘭眼中如冰寒般閃爍的冷光,良久。這才用很不甘心的口氣追問:“你能保證能夠安全地進入那個地方?”

“如果卡德還活著,你會問他同樣的問題嗎?”羅蘭的回答很簡單,卻足夠清楚。

層層疊疊的巖石堆成了連綿不斷的山脈,遠處的山峰仿佛是用顫抖的手畫出來斷斷續續的波折線,干冷的天空下來回竄行著稀薄凜冽的寒冷氣流,高處的巖石峭壁上偶爾有呼嘯的邪風刮過,把一塊塊散碎的石頭推攮著擠下山澗。

端著沉重的狙擊步槍,羅蘭閑庭似步地走在數十名雇傭兵中間,漂亮的黑色眼眸里釋放出的目光,把所能掃及的每一塊區域,像數據一樣牢牢刻印在大腦深處。

這是一片與平原接壤的丘陵。疏落分布的樹林從接近平地的位置開始向上延伸,把不算太高的山脈與地面連成完整的群體。臨近荒野的部分隨處可見凸出地面的花崗巖,它們與密集叢生的堅硬灌木一起。形成無數障礙,把平坦的原野和所要探究的區域劃分為景觀截然不同的兩個大塊。

正前方約莫數十米遠的地方,是一個破敗的小鎮廢墟。坍塌的屋頂掉落在地面上,裸露出磚混結構的墻基。彎曲扭繞的鋼筋從墻壁斷面凸伸出來,勉強可以看出方塊形狀的屋子里,到處都是散亂的磚石碎塊。潮濕的墻角已經霉變發黑,黃綠色的輻射水汪集在墻邊的泥坑里,散發出一股令人幾欲嘔吐的腐敗氣息。

一條殘破不堪的青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1 75

你可能喜歡的

老时时彩360下载